达拉亚麻

6927短篇

看翻译听完官方的骸相关的广播剧有种又激动又感动,不知道说什么的感觉,所以写下了第一篇同人´▽`结果果然很渣:-P。

也算是第一次发lofter还挺紧张的( •̀∀•́ )(虽然知道没人看)

注意:

●6927(骸纲)向

●骸的视角?

●含十年后?

●最后骸说的话是广播剧里的原句

以下正文(´・ω・`)

────────────────────────────────────────

      

       六道骸最恨的人就是沢田纲吉。

       这可以说是丝毫不令人意外。沢田纲吉不仅是六道骸最厌恶的黑手党中的老大彭格列家族的BOSS,也是阻止了六道骸要毁灭所有黑手党的计划的主犯,还是害他被复仇者关押在水牢失去自由的罪魁祸首。

沢田纲吉的性格亦是他嗤之以鼻的。不管是平时那副懦弱胆小,却总是挂着滑稽的笑的样子,还是战斗时坚定的眼神,和最后自己惨败时他那多余而可笑的对身为伤害他的同伴的敌人的同情心。这样的同情只会让他作呕。这一切不过是伪善罢了。

        温柔与善良是无用的,沢田纲吉只不过是一个黑手党罢了。

        所以他才会在后来每次借助库洛姆的身体出现时都故意对沢田纲吉说出要夺取他身体的话,借他惊吓的懦弱模样获得乐趣。是的,只是如此罢了。他假装对心中因那人充满担忧关心的神情与话语而产生的悸动一无所知。只是如此罢了。

       他答应成为彭格列十代目的雾之守护者只是因为与沢田家光的交易,只是为了保护那些孩子们、不、自己的身体而已。他只是因契约被迫留下来的,和沢田纲吉本身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他一定是憎恨着这个位置,是憎恨着那个人的。

       因此他总是不厌其烦地以冷漠的姿态嘲笑被他视为无用的那人,想要看见他或胆怯,或气极却无可奈何的样子。亦或是能够因此真正地害怕厌恶自己。这样自己就能死心了吧,心中那股不明的躁动也会消失,他也不必因为一个黑手党而投入太多,最好不过了。

        可是每次他最后获得的都只是被自己耻笑为“天真”的笑容。明明是曾经伤害过他和他的同伴的敌人,那个人还是在关心他;明明一直以来都受到他不公的对待,那个人还是在为他而担心;明明是飘忽不定的雾,那个人还是想要了解他,还是在……拯救他。

       他其实一直都知道,只是想要忽略,只是不愿承认,一直埋藏在内心最深处,就像被困在黑暗中的人害怕被耀眼的光芒灼伤而退缩,

       自己是知道的。

       六道骸最爱的人就是沢田纲吉。

       自己被打败的瞬间所见的他身上燃烧着的火焰,仿佛是他生命中第一次见到的光。是的,和名为“沢田纲吉”的这个人一样的光。

        橙色的火焰燃烧着,是他生命的光芒,温柔而坚定,因保护同伴的觉悟而点燃,就像……就像包容一切的天空。

太耀眼了。他甚至下意识地想要伸出手去触碰他,却停住了。对我来说太耀眼了,他心想。

        之后,被打败的他被关入水牢。身体被困住,只能借助库洛姆的身体暂时出现。他却做了许多不像他会做的事。

六道骸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承认作为雾之守护者出现在雾之指环争夺战,这不是他会做的事。他想他只是为了保护库洛姆和不让世界落入别人的手中而去的。但他在现身时,看见沢田纲吉带着他预料之中的惊讶和预料之外的对他的担忧时,竟有种莫名的期待与满足。

        自己在期待着什么呢?六道骸不知道。他还有什么可以期待的吗?

        他看着沢田纲吉一点点变强,也看着他有些笨拙的日常。再偶尔带着刻薄的伪装掩藏自己真正的内心,故意逗弄着他,只为看他生气而无奈,却充满活力的模样。快乐的样子也好,伤心的样子也好,害羞的样子也好,愤怒的样子也好,他想要把关于沢田纲吉的一切都收藏起来,用这被锁链锁住的双手。

        为什么会改变呢?或许他是被那道光芒吸引了吧。那个人越过他隐藏起自己真正的孤独、不安和脆弱的一层层带刺的外壳,即便鲜血淋漓,仍坚定地向他伸出了手。

       “我还会再次站在你面前的吧。”
       “在这之前,现在在这黑暗里沉睡,也不是坏事。”
       晦暗的水牢中,六道骸闭上了双眼,
       “总有一天,直到被耀眼的光芒唤醒。”

       

        但光芒却从此消失不见。

        只剩下印着彭格列十代标志的黑色棺木中那具冰冷的身体。

评论(12)

热度(7)